/myt的日常碎碎

 

我选择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在我和过去之间生生画了界。

我的伤痕,都是自找的。

是我不肯偏安一隅,不肯活在当下,

妄图越界,妄想着染指一方的代价。

就算现实抚慰我的伤口,蒙住我的眼,偶尔在我耳边好言相劝。未曾收敛的是我欲擒故纵的叵测内心,也只能用声厉内荏的厌弃来安抚怯懦和暴戾反复中保持沉默的自我。

哪怕我再不配接近我当初主动离开的过去,哪怕我要永远活在画地为牢的黑暗里,不接受任何的开解,哪怕我有一天屈从于此,宣誓这才是幸福,能真实消除我一丝一毫恐慌的,给偶尔想要清醒的我聊以慰藉的,也是我不停想念的,曾经。

成人世界里的每一种选择都会...

 

另一种自我理解—— “我曾经看山不是山,而今我看山还是山”

  

自我人格,原生家庭,接受的教育和社会背景会给人以不自觉的思维定式。

当我学会思考,逐渐开始对这样的认知不屑一顾,对这样一味接受产生逆反,毫无阅历和只从个人喜好和直觉出发的自我,和毫无道理对外界信息和固有定式的排斥,看自己就像一个对尚存勇气揭竿而起反对封建想法的战士,

我曾经把这样的“看山不是山”称之为勇敢。

幼稚的叛逆主要体现在我对自己想法的敝帚自珍,被蒙住双眼,不知一味的固执会让人难以前进。

后来逐渐变得迷茫,怀疑自我,不知道那份坚持是否值得。第一次想替自己拆掉陈旧的封条,把自己重新暴露在嘈杂的世间,去听一听千万种不同的声音,观世界之大,览人间万象。

同...

{ 2018-06-16 /4 }
 

我们会感到无孔不入的难过,
自然也需要见缝插针的快乐。

{ 2018-06-15 /1 }
 

每一次的惊喜,
都像是重新认识了你一次,
把你在心里重新放置一遍,
人有极限,喜欢却没有。

说起来,
谁会清楚喜欢热爱信仰和疯狂的关系呢?

宾语是你的话,
我是不能的。

如果一定要说,
你的存在就足以与其他万物有所分别了吧。 ​​​

 
{ 2018-05-28 /1 }

“热闹”

{ 2017-01-20 /4 }

「你真的适合开朗 你眼神有漂亮的光✨ 」

小姐姐的眼睛真的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

{ 2017-01-01 /3 /5 }
1 2 3 4 5 6

© 涉世与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