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抱过你,带你骑过马 ,陪着你 放过风筝,你记得吗?”


——我记得,我都记得。

因为不敢忘,因为不曾忘,亦不忍回想。

所以我要的一直都是真相,是这一切都被无情剥夺的真相。

而今再清楚不过,那些过往早都已被湮没,

在你的怀疑里,在你的命令下,在七万忠魂埋骨黄沙血洗梅岭的那个夜晚。

你曾亲手毁掉这一切的快乐,现在何苦问我是否记得。

我曾记得这一切,而现在,该是忘记的时候了。


此夜之后再无林殊,再无梅长苏。

评论
热度 ( 14 )

© 涉世与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