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珍/短/糖渣】

段宜恩今天的martial arts tricking一再的失误 状态糟到令人咋舌
秉持着一贯的完美风格的导演也有些焦躁

亏得林在范的适时的队长风范和王嘉尔不断地调动气氛 才使得舞台上下的气氛有些缓和

而本该早已结束的彩排也最大限度的延迟
幸好最后以段宜恩的一次并不完美但终于完成的翻转告一段落

此时距离公演只剩下四个小时

刚下舞台就被经纪人和导演找去谈话的段宜恩从回来之后便坐在角落一言不发
——当然平日里他也不常说话

不过 这一点 朴珍荣看得最是清楚

之前在后台 他的Mark哥会在他紧张的时候轻轻抱着他 
有镜头的时候还会调皮的凑过来亲他的脸颊 在自己发愣的时候偷偷勾起微笑

会拿着DV不厌其烦的缠着他拍下各种角度他的模样 然后看着自己的成果语带骄傲的和他贫上几句
——呀我们珍荣真好看
——不不不 还是我拍的好的原因

会拿水给他说要多喝水嗓子才会好 然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喝完 拿着空的水瓶一脸委屈
——我刚做完极限武术也好渴啊 你居然都喝了

可这次 他只是安静的任由帽檐下的阴影 把自己好看的脸遮住 看不清表情

朴珍荣轻轻的坐在沙发上
与段宜恩的距离 不远不近的刚好

不近 不会打扰他
段宜恩现在需要时间来原谅自己 需要时间来恢复心情
有时候 只有自己能安慰自己

不远 不会离开他
可以在他慢慢找回信心最需要鼓励的时候 抬起头 会发现有人一直在陪着他

——告诉他 并没有人对他失望

这可能 就是两个人独有的 最无言的默契

对于MAT 完美主义如段宜恩
当所有自责和失望混杂其他情绪一起汹涌而来卷着他的心绪搁浅在岸边
放弃了挣扎和抵抗 任由那无力感遍布全身
无论用借口自我慰藉 也无从释然

但能感觉到那缕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他也知道 那人一定是朴珍荣
——是那个心思细腻 从来都是第一个发现自己失落的朴珍荣

从前 这样的眼神像是能拯救他的一泓清流
会让他觉得安心
可他现在的确想要水来包容自己 却觉得已不再配得上那种温柔

“……珍荣啊。”段宜恩想了想还是开口叫他 有些干涩的嗓音发出第一个音的时候还有些失声

朴珍荣抬起头向段宜恩的方向看去
大概是发现他终于不再维持那个姿势把自己封闭起来 露出淡淡的笑意 眼神里是满溢的惊喜

段宜恩拍拍身旁的沙发 示意他坐过来
于是朴珍荣听话的过来坐在段宜恩身边

段宜恩叫他之后没了下文 他也不问
甚至在段宜恩靠过去的一刻 他也没有惊讶 还轻轻的挪了个角度让他能更舒服的靠着

其实段宜恩也不知道自己叫朴珍荣是出于什么心理
也许是潜意识便觉得他是可以依赖的人
叫朴珍荣的名字 也可以称之为是一种令他安心的习惯

“哥 很累吗?累的话就不要做了”
朴珍荣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听不出情绪
“嗯?”段宜恩有些诧异
“是怕人失望吧 所以才越做越焦躁”
……无可否认
“比起状态不好做不成mat  被害怕失望的 自责的情绪打垮 这才更让人失望”
“ 不过一次失误 未来还有更多次的成功 ”
“更何况哥你一直以来做的都很棒不是吗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这就够了 珍荣啊

在朴珍荣语带认真的说完这么一大长段之后 段宜恩听见他轻轻叹了口气 声音却愈来愈小

“如果换做是我 甚至可能没有勇气去做吧……”

段宜恩坐正了身子 轻轻拉过朴珍荣的双手握在自己手掌里
朴珍荣的好看的眼睛看着他 带着一丝不解

“你刚刚说你觉得我一直都很棒 对吧”

“那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段宜恩用一只手搭上朴珍荣的肩 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另一只手依然握着朴珍荣的
“在我看来你也很棒 唱歌也好舞蹈也是”
朴珍荣笑了 标志性的褶子爬上他的眼角

“那哥也别多想了 一会儿的舞台 尽力就好”
“好 怀挺”

朴珍荣没想到的是 轮到段宜恩部分的时候 那人真的没做MAT 而是在看见自己为他让出位置的时候 走过来抱住他 对着台下比了半个哈特
然后用下巴抵着他的肩
“珍荣啊……”

在那零点五秒的懵逼之后 朴珍荣也笑着用手完整了另一半的哈特
立即引来台下的粉丝的一阵尖叫

朴珍荣觉得 自己的脸 在段宜恩的耳语和粉丝的声音中有些不合时宜的发烫

几首歌结束 趁着其他人中场talk 朴珍荣偷偷凑过去问段宜恩

“为什么真的没做MAT?”
“因为本来是想看你做的……珍荣阿你怎么不试试看?”
“哥!我要是做了 就不会有之后了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段宜恩一脸的得逞笑容 佯装生气的打了他几下

“哥真是 又拿我开玩笑”

看着朴珍荣这样 段宜恩笑的不行 可还是一脸无辜的拉住了他又要打上来的手
“担心我做不好 担心你会受伤 所以才和你一起做fan service啊”
“珍荣啊 这是爱……”

渐渐响起来的音乐声扰乱了朴珍荣的心
他几乎听不清最后段宜恩到底说了什么
也许他听清了 却弄不清段宜恩的认真与否

是爱吗
是爱啊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涉世与归 | Powered by LOFTER